NEW COOL

纽酷新闻

疯狂的信用“期货”:中国比特币淘金热再起

分享到:
Admin2013-09-02 14:20:07

[导读]至少在越来越多投身比特币创业潮的人看来,“钱”途依然无限光明。

腾讯科技 范晓东 6月25日报道

所有的外界质疑都没能阻挡资本和比特币玩家继续涌入市场的热情。在中国,比特币交易和投资、挖矿、芯片生产、矿机组装乃至托管服务正孕育出一条新的虚拟货币产业链,并成为全世界比特币生产中心。

在网络淘金热催生的这条产业链中,现在的关键词不是庞氏骗局、不是投机和泡沫,而是期货。这种期货的内涵,包括对比特币的价值增长预估、包括产业链上下游环节对彼此信誉孤注一掷的豪赌;这种期货最大的风险则在于,比特币同时被作为一种交易和投资的商品,究竟能否被更多人接受并成为网络世界的基准货币面临太多挑战。

不过,至少在越来越多投身比特币创业潮的人看来,“钱”途依然无限光明。

挖矿的专业化演进

仅仅一个月前,前校内网共同创始人杨曜睿还在海南三亚享受沙滩和冲浪,而从一无所知到接触比特币后短短不到三十天的时间里,他已拿出积蓄全身心投入到自己比特币创业团队 ASICME(ASICME.COM)的建设之中。

在中关村创业园的一家咖啡厅,杨曜睿告诉腾讯科技,他最开始了解比特币是在5月22号看到42区 创始人张沈鹏发表的文章《比特币创业史》——而杨曜睿在研究张沈鹏的淘宝店铺Avalon矿机的销售数据后,立刻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他发现,张沈鹏在22号发出预售后两天内竟然就卖出了总价值100万人民币左右的产品。

众所周知,比特币早已过了用CPU和GPU挖矿的时代,专业的挖矿芯片及组装矿机已成为网络淘金群体的必然选择。

通过专门设计的ASIC集成电路被业内公认为是最能提高挖矿效率的芯片设备,ASIC矿机芯片也成为市场上的最稀缺商品,而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预订成为行业的主要交易方式。全球最早研发出ASIC芯片的蝴蝶公司以很低的价格出售蝴蝶矿机,但是购买者无法得到任何发货时间上的保证,只有等待或退款两种选择,收到蝴蝶矿机的概率就像中彩票一样。

另外两家研发出高计算能力芯片的团队都来自中国,包括深圳的烤猫团队和北京的Avalon团队。不过,烤猫虽然研发出了芯片和矿机,但选择了通过募集资金认购股份的对外合作模式,不以出售购芯片和矿机等挖矿设备为主(据了解,烤猫矿机的现货价格比市场上其他类似产品高9倍)。在国外最大的比特币矿池上,烤猫团队的运算能力和比特币挖取数量排在全球第一,每天挖到的比特币财富超过20万人民币。

Avalon团队则不通过挖矿获取收益,最开始,他们直接对外发售配置其研制芯片的矿机。Avalon的ASIC芯片是由北航计算机系网名为“南瓜张”的在读博士研发。据了解,最早8000元一台的Avalon矿机,1个月内挖出的比特币大概能获取近10万人民币的收益,而现在二手的Avalon矿机价格也已飞涨到20-30万。

考虑到矿机的利润主要集中在芯片,Avalon团队后来决定放弃直接销售矿机,开源Avalon除芯片以外的硬件解决方案,集中资源和精力只做其ASIC芯片的售卖。据腾讯科技了解,现在最低要购买价值60万人民币左右的芯片,“南瓜张”才接受预订——如果要求现货交易,成交额至少要达到6000万人民币以上,而且都只接受通过比特币在网上进行。

“期货”的跳票风险

多位近期曾预订Avalon芯片的比特币玩家和业内人士向腾讯科技透露,由于Avalon团队曾经在大部分情况下都做到了在其声称的预订后9~10个星期发货,获得了业内的普遍信任,而从今年4月份对外开放芯片预订后到现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该团队的芯片已经获得了超过1亿人民币的预订款。

后来决定像张沈鹏一样在比特币矿机设备领域进行创业的杨曜睿,正是上述向Avalon团队购买芯片的一员。杨曜睿5月22号开始了解比特币,其迅速组建的ASICME.COM团队6月2号便上线了自己的淘宝店铺,在前十天预售了价值80多万人民币的比特币挖矿机,而6月14号一天便卖出80多万——这些挖矿机的价格从2000到45000元不等,客户购买矿机的预订款则被他们继续用来作为订购芯片以及生产主板的资金,并承诺在如期收到“南瓜张”所发芯片的情况下,于今年9月初发货。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的比特币节点超过85220个,占比22.8%,居于全球之首。中国淘金者的热情,导致了对高配置“挖矿机”的需求急剧扩大。

问题在于,上述的一切都是预售,谁也无法保证Avalon团队像以前那样在收到预订款后的9~10个星期发出芯片,当然,在杨曜睿、张沈鹏等团队所开淘宝店铺上预订产品的客户也就无法保证能如期收到Avalon挖矿机——尽管对于MT.gox等交易平台上比特币看涨的玩家,保持着对专业挖矿机的旺盛需求(中央电视台5月曾做相关专题报道),但是现在真正能获得相关产品的人寥寥无几。

而另据腾讯科技获悉,“南瓜张”目前已经处于消失状态,由于之前的交易都采用比特币支付,理论上说,其存在“跳票”、携巨款直接消失的可能。

“比特币交易意味着完全匿名,不可追讨,一笔交易除了当事人双方,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我们是基于信任才预付给他,如果南瓜张跳票,那1亿预订款就全是他的了。”一位向Avalon团队购买了芯片的业内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

不过,让众多芯片买家略感安心的是,“南瓜张”在6月9号向全球同时发出了一批芯片样本,提供给挖矿机量产和组装团队提前研究,给市场注入一定的信心。

杨曜睿向腾讯科技表示,现在全球无数个团队正在跟时间赛跑,拿着到货的测试芯片加紧研究,组装系统、测试矿机主板,争取最早拿出业内高品质的矿机产品,并保证当Avalon芯片批量到货后,可第一时间组装,测试并发货给用户。

而就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的当天晚上,目前已经获得知名比特币玩家李笑来投资的杨曜睿团队,再次下单购买了一批“南瓜张”的Avalon芯片。杨曜睿透露,其研发的ASIC矿机也已经验证成功,矿机销售总额已经超过400万,成为中国最大的一家ASIC矿机公司。“为了保证库存充足,现在手上的钱一大半要给他(南瓜张)。”杨曜睿说,“这个行业最妙的就是靠信用。”

信用的价值与危机

事实上,围绕比特币兴起的包括交易平台、投资、挖矿、芯片生产、矿机组装在内的产业链各个环节,都离不开信用的支撑。

比特币的设计初衷,是充当互联网世界的“黄金”,在网络世界完成货币使命。而比特币能否真的成为网络世界的黄金,是左右目前这个信用体系崩溃与否的决定因素。

从积极的一面来说,比特币具备某些黄金的特质,比如总量稀缺恒定在2100万个,像当初的金银一样越来越多被机构、商家和个人所接受,既能流通又能持久保存,与各主权国家发行货币挂钩,等等。

此外,比特币的产生是基于P2P技术和强大的运算能力,没有任何机构可以随意增加供应量造成通胀,其交易也不需要经过任何官方的同意,支付便捷,零手续费、零仓储费,有完美的可分割性计量单位——从性质上看,它做的可以比黄金还要好。

在不久之前举行的彭博社“Next Big Thing”峰会上,60%的与会者最后认为,在未来五年内比特币的交易价格或将超过500美元。

“货币本来就没有固有价值,其价值是由信用决定的。”伦敦新经济基金会成员柯林斯表示,目前,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在丧失对主权国家所发行货币的信心,比特币可能正是利用了这种心理,从而受到成为无政府主义人士的追捧——事实上,很多比特币玩家都是这类型的理想主义者,坚信货币发行权不该交给中央银行。

有人做过这样的遐想,如果未来比特币成为网络世界类似黄金的基准货币,按目前全球央行12万亿美元黄金储备换算下来,2040年后一枚比特币大约价值57万多美元——而这也是驱动无数比特币创业者的最大诱惑所在。

不过,让比特币成为网络世界黄金的关键在于,需要社会广泛接受比特币,而要实现这一点,又需要比特币的汇价整体趋于稳定、波幅不能太大,否则无法成为通行的基准货币。

显然,这对于汇价曾在一日内涨跌数十倍、14个月内暴涨1000倍的比特币来说,绝非易事。比特币每4年的产出减半一次,由于筹码较少,比特币价格易受到庄家控制,投机者众多。国内首家比特币对冲基金创始人端宏斌认为,比特币现在的价格就是投机,如果比特币未来没有很好地应用的话,随时有泡沫破裂的风险。

所以悖论在于,目前市场上绝大部分持有比特币者的心理是获取更高的现实货币,比起支付功能,投资(投机)成为市场主流,这与比特币的初衷完全违背。

比特币的根基完全源于它的一整套机制所营造的信心,不是从外部注入流动性,而是让比特币凭空产生,尽管业内对比特币系统是否是庞氏骗局存在较大争议,但目前来看还是具有较高风险的系统,这种纯粹运算出来的数字符号的货币一旦失去了信用保证,将不会具备任何现实价值。

另一方面,如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化名,计算机科学家特德·尼尔森爆料称,中本聪真实身份是日本京都大学数学教授望月真一)所说,仅仅从支付的角度而言,比特币是“基于密码学原理而不基于信用、不需要第三方中介的参与”的电子支付系统,在杜绝伪造货币、杜绝同一个货币被同一个人连续支付多次的同时,也成为毒品贩卖商、色情贩子和小偷等犯罪分子进行交易的新选择,未来面临政府监管的可能性也给比特币的前景蒙上了不少阴影。

 

标签
信用 期货 淘金